苏菲雅

第一章

圣诞节前夕,我被邀请吃馅饼.
窗外的圆圈
潮湿的夜间降雪,
广告打错了地方,
我把头靠在窗户上:
一名警卫隐约出现在窗外.

电车在黑暗中嘎嘎作响,
马车在桥上隆隆作响,
浮冰正在敲击公牛,
沙沙声从河里传来,
一个醉汉出现在十字路口,
我靠在窗边.

风在吹, 雪飘飘,
六把铲子在雪中若隐若现.
未结冰的水闪闪发光,
精细地缩进电线.
原木地板吱吱作响.
醉汉在十字路口僵住了.

四合院窗外的所有阴影,
灯笼的倒影摇曳
醉汉就在他的头顶.
与展台分离的警卫
并沿着墙壁移动到角落,
影子去了另一条路.

电车在黑暗中嘎嘎作响,
桥上的木头在摇晃,
沙沙声从河里传来,
卡车在暮色中闪烁,
出租车全速冲向远处,
一个红绿灯在十字路口闪烁.

风在吹, 暴风雪
拿起一件蓝色大衣.
在十字路口,一个酒鬼打嗝.
灯笼摇了, 他的影子在寻找.
但他的影子藏在内衣里.
也许, 根本就不是她.

他小心翼翼地靠在墙上,
没有什么能打破沉默,
他的影子匆匆离他而去,
他偷偷摸摸,害怕一个,
使醉汉不着急.
当时他在想别的事情.

风在吹, 灌木在摇晃,
雪又慢又厚.
连绵的雪幕下
他站在, 被白色包围.
下雪了, 他的踪迹消失了,
仿佛从天而降.

不可能拒绝他们的会面,
不可能警告他,
一共有三个. 第三个是恐惧.
黑暗在灯笼上摇曳,
在我看来, 暴风雪要来了.
他们之间还剩下三步.

突然,风很大声地吹了起来,
一辆汽车在他们之间闪过,
一只雪白的翅膀飞来.
突然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
在十字路口,有人喊“不”,
灯灭了片刻又闪了.

十字路口又安静又空旷,
一株黑色的灌木在暮色中若隐若现.
下面的时钟显示小时.
无头的救世主在远处若隐若现.
发黑的解冻水.
周围没有一丝痕迹.

我有时会想, 什么晚上,
无法克服降雪
甚至没有四分之一, 不是三分之一,
无法克服阴影的宿主,
哪一场降雪赞美了,
为未知力量留出空间.

所以, 一切都是空的和黑暗的,
再往窗外看,
黑暗中,灌木停止了颤抖,
电车不停地嘎嘎作响,
远处——地板在微微颤抖.
我缓缓拉下窗帘.

白叶微微动了动.
妈妈该死的深红色袜子,
父亲正在修理他的相机.
哥哥在床上翻阅杂志,
加热器上的猫在发出咕噜声.
我默默地研究领带.

沉默和半黑暗统治着,
一根闪亮的针扎进羊毛里,
在她身上,眼镜在半昏暗中闪闪发光,
桌上的镜片闪闪发光,
在黑暗中,猫在隆隆声中呼吸,
对着镜子,我系着领带沙沙作响.

速度:
( 尚无评分 )
与你的朋友分享:
约瑟夫·布罗德斯基
添加评论